4年贪了近700万!今年落马的首只“老虎惠民资金的每根“羽毛”

2021-11-26 15:00:35 文章来源:网络

据新华社报道,25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于志刚受贿一案。

沈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3年至2017年,被告人于志刚利用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教务处处长、副校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1万余元。于志刚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今年首只落马的“老虎”

今年1月22日晚9时,中国政法大学原副校长于志刚落马。他是今年首只落马的“老虎”,也是首个出自高校系统的“老虎”。

公开履历显示,于志刚,男,汉族,1973年5月生,2001年7月参加工作,中国人民大学刑法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于志刚于2001年进入中国政法大学任教,任刑法学讲师;2002年破格晋升副教授;2005年,年仅32岁的于志刚,破格晋升教授。2012年5月,出任中国政法大学教务处处长;2015年5月被任命为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2018年3月起,担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2018年5月3日起,不再担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

“上官河”注意到,就在于志刚落马当天下午5时许,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显示,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决定罢免于志刚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同时,于志刚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职务也相应撤销。

今年6月28日,于志刚被“双开”。通报显示,于志刚背弃初心使命,丧失纪法底线,违背师德师风,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礼品礼金,接受他人安排的宴请、旅游;组织观念淡薄,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公权私用,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等。

今年两只高校系统“老虎”落马

高校、科研单位并非一片净土,包括科研经费、招生用人等方面腐败易发多发。去年,北方工业大学校长丁辉,广西中医药大学校长唐农等多个高校书记、校长被查。

今年7月21日上午,南宁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广西中医药大学原校长唐农受贿一案。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至2020年,唐农利用担任广西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广西中医学院院长,广西中医药大学校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私营企业主游某等八人在工程项目承揽、医药和医疗设备采购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近1599万元。

“上官河”注意到,于志刚落马当天,恰逢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开幕。而今年3月正式发布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也提出,坚决查处科研管理等方面的腐败问题。

根据部署,今年,相关部门将持续深化包括科研管理在内等方面腐败问题的查处和整治,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

除了于志刚,今年还有一只“老虎”出自高校系统。今年7月8日,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刘川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刘川生是今年落马的第14只“老虎”,是继中国政法大学原副校长于志刚之后,第二只出自高校系统的“老虎”,也是继青海省检察院原检察长蒙永山之后,第二只自首的“老虎”。

公开履历显示,刘川生,女,汉族,1950年12月出生于四川,籍贯山西,1968年8月参加工作。历任清华大学教师、团委副书记;1985年11月调入国家教委工作,历任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副处长、处长;1990年11月起任驻英国使馆教育处一秘;1994年9月起历任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副书记、副社长、代理党委书记;1997年2月起任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书记兼副社长;1999年2月任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书记兼社长;2003年2月起任驻美国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2005年6月,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2016年11月退休,不再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职务。

来源:上观

□余志勇

近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召开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监管平台建设工作推进会,安排部署“一卡通”专项治理工作,要求相关单位“种好责任田”,明确专人专责,切实履行好补贴项目管理、阳光审批系统管理使用、补贴资金监管责任。目前,我省已全面建成了省市县三级“一卡通”监管平台。

让惠农政策真正惠及农民,最行之有效的做法就是强化监督。随着中央到地方惠民惠农政策力度不断加大,为加强对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监管力度,要重点对“一卡通”平台建设推进情况开展监督检查,从资金项目梳理、平台建设、系统运行全过程跟进监督。同时,结合信访处置、案件查办、巡视巡察反馈问题、日常监督发现问题等情况,督促相关职能部门对惠民惠农财政资金审批、发放过程中的风险点进行全面排查、分析、梳理,并纳入审批系统加强监管。要开好惠农“直通车”,让“一卡通”真正通向百姓心坎。

说到惠农领域的违规案例,一直以来,在一些地方,什么粮食补贴、扶贫补贴、残疾补贴等,被虚报冒领、截留挪用、违规抵扣、超出政策规定范围发放、骗取补贴资金等并非个例。按照惠农补贴发放的程序而论,首先需要财政所驻村专管员会同村委会干部上门逐户调查,再将登记完成的调查张榜公示七天接受监督,之后将公示无异议的惠农资金核算汇总,最后将各农户补贴录入“一卡通”,同时将补贴数据上报财政部门等。补贴发放是层层把关,密不透风,不应该有闪失,但缘何会存在问题?

说到底,其症结还是出在“最后一公里”的末端执行程序上出了问题,“审”而未“核”,让“微小权力”脱缰所致。或是“监”而不“督”,未能形成监督管理的有效闭合,管理存在漏洞。可见,要确保给农民的实惠不缩水,必须加强政策的约束力,“用钢刀斩断贪婪的手”。要完善监督机制,形成权力制衡,不能让掌握款项的部门“会计、出纳、监管者”一肩挑。要加大违规惩处力度,让官员的违规成本远高于寻租利益,当好“最后一公里”的“服务员”“监督员”,以实际行动提升群众满意度。

当然,要开好惠农“直通车”必须加强信息的透明度、畅通农民投诉的渠道。要把送达惠农信息列为必须完成的工作内容,有哪些补贴、报销政策是什么,让农民心里有数。对相关管理部门处理农民咨询、投诉是否到位,也要实施考核、问责。同时,不能只靠某个部门单打独斗一肩挑,需要多部门密切协调联动,建立资金决策立项、拨付运行、效益评价、跟踪监管、查处纠正等全程可控机制,坚决避免惠民资金的“被打折”,与群众需求对接好让农民真正享受到实惠。如此,政策才可能落到实处,赢得群众赞誉。

“阳光监督”是最好的防腐剂。最后,开好惠农“直通车”是一个长期课题。相信只要加强党员干部的法纪观念,建立健全能够有效发挥监督作用的机制,织密织好制度之网,对权力做好源头监督等等,那么,无论何种贪腐,都能得到有效的遏制,保护好惠民资金的每一根“羽毛”。

来源:九派新闻

上一篇:长治交警:粘上小小提示贴 安全出行记心间云谱区消防救援大队开展重温入党宣誓活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平顶山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