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a感染新冠接受隔离治疗!队友等待核点都不意外

2021-11-26 03:00:08 文章来源:网络

如今国内的基本上已经得到控制,但是海外的情况却远不如国内乐观。很多演艺圈内的艺人们因为自身有合约在,所以工作不能说停就停,于是在尚未完全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大部分艺人也还是要按照行程出去工作。

但是长期在外走动,就存在一个容易感染上病菌的风险。

作为娱乐产业链旺盛的韩国,最近就有不少媒体报道出艺人感染上新冠的报道。素来有“人间芭比”之称的Lisa,近期也被曝光出的消息。

11月24日,据韩媒报道,南韩高人气女子组合BLACKPINK成员Lisa感染新冠。在该消息曝光后,她所签约的YG娱乐公司对外也承认了这一事实。

虽然说在Lisa跟组合内的其他三位成员因为各自工作都比较忙的原因,最近私下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出于谨慎心理,在看到其新冠阳性检测报告之后,公司还是第一时间停止了组合内其他三位成员的活动,并立即让她们进行核酸检测。

目前检测结果还在等待中,除了rose之外的两位成员也并未被归类为密切接触者,暂时都处于在自我隔离阶段。

而朴彩英rose则因为私下跟Lisa有频繁来往接触,所以现在被归类为“新冠密接者”。她原本25号时安排要去首尔参加某品牌的开业纪念仪式,但现在也已经将此行程取消。

该品牌方对外也已经宣布表示:“朴彩英的拍照活动突然被取消,她被分类为与新冠密切接触者,因此不能参加活动。”

因为公司在国内过度营销,再加上她们早期跟熊猫接触的时候没有卸妆,很可能会对熊猫造成伤害。导致很多人对BLACKPINK组合成员没有太多好感,所以在Lisa新冠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网友对此都嗤之以鼻。

基于最近已经有不少韩国艺人,所以网友们对此也已经见多不怪,而且BLACKPINK组合这段时间也并没有消停营业。有网友称,在韩国日增4100例的情况下,该组合成员还出行法国,被感染了也不奇怪。也有人觉得“新冠爆发的时期还出来营业,侧面也反映出了韩国演艺公司的冷血和残忍…”

但是不管这么说,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希望Lisa能够平平安安的,其他成员也要各自做好防护,各自都能够保护好自己吧。

#娱乐最前沿#

朴信惠结束恋爱长跑,怀孕官宣与男友结婚:过程中迎来宝贵的生命

张新成新剧难被看好,题材大胆又出格,小说作者也成最大风险

《周生》传上星好消息!定档安徽卫视,任嘉伦商业价值再受认可

【免责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来源:搜狐

自从电影《第一炉香》上映,从演员到导演都被人骂了遍。

尤其是处在风口浪尖的马思纯,作品被骂、身材被骂、谈恋爱被骂……

△ 许鞍华说马思纯拍摄时

被骂得睡不着觉

马思纯被骂我不意外。

意外的是导演许鞍华的回应。

前几天接受采访,面对质疑,许鞍华说:

“如果我比较知道网友的力量,我就会换角,可是我没有意识到。”

这话说得太不真诚,也太不地道。

既伤害了演员,又伤害了观众。

真想问一句:“早干嘛去了?”

01

在颁奖台上,她摘掉口罩说:“电影万岁。”

许鞍华今年74岁。

她不是买不起,是怕麻烦,她怕除了拍电影以外的一切麻烦。

这些年,她就和母亲,一间屋子,两个老人,相依为命。

按理说,普通人在许鞍华这个年纪,早就舒舒服服养老去了。

但许鞍华对张爱玲有执念。

37年前,她就因为张爱玲被批到一文不值,当时的她比现在的马思纯还伤心。

△ 许鞍华版 《倾城之恋》

那是许鞍华第一次拍张爱玲。

张爱玲也特意给许鞍华发了一份电报。

可许鞍华一点都没听进宋淇的建议,还把张爱玲的电报忘了。

彼时的许鞍华已经拿过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奖,所有人都对她这个新星充满期待。

但她心里对张爱玲的执念并没有消除。

1997年香港回归,许鞍华抓住契机,跑去上海拍片。她东拼西凑筹得1200万港元拍了张爱玲的《半生缘》。

拍完后,许鞍华说:

“其实有1200万也不够,应该要1700万才拍得好。”

不过,这电影幸好只花了1200万。

那时,就有人说:“许鞍华驾驭不了张爱玲。”

可她偏不信这个邪,因为许鞍华这人从小就犟。

02

1952年,许鞍华5岁,和爸妈搬到香港生活,住在北角模范屋。

许鞍华出生两个月后,就被家人带去了澳门。

5岁前,她一直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等到搬去香港,许鞍华才和父母住在一起。

但她一点都不喜欢跟妈妈住,因为妈妈很凶,很严厉,而且跟她基本没有交流。

一直到长大一些,许鞍华才知道原来妈妈整天沉默寡言,是因为不会讲粤语。

因为这件事,她还仇恨过母亲一段时间。

许鞍华也恨过。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许鞍华的性格很怪,一直都很怪。

03

上大学时,许鞍华就被认为是个不合时宜的学生。

那时,她考入香港大学读文学,每天都特别勤奋地读书。

可在当时的港大,读书并不受欢迎。只顾玩才是常态。

许鞍华是港大全年最勤奋的学生。

本科期间,她所有的课一节都没落下。

毕业时,她被授予“一级荣誉生”称号。

学校办舞会,她要去,但也算带一本书去:

“他妈的,反正都不会有人约我去跳舞。我就带着书本去看。”

但许鞍华也不是书呆子。

她也会跟同学去喝酒,只不过

她喝醉酒就念莎士比亚的诗,吓得别人鸡飞狗跳。

有人骂她:“哇,这个人痴线吧,醉了怎么会这样。”

就这样,勤勤恳恳、浑浑噩噩,许鞍华念完了自己的的大学和硕士研究生。

她的期末论文,小组汇编,偏要写电影,在班里很扎眼。

老师问她:“你这么喜欢电影,为什么不去学电影呢?”

这一问,一语点醒了梦中人。

港大硕士毕业后,许鞍华带着奖学金去了英国伦敦学电影。

学成归港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相机,带着弟弟四处拍照。

拿着相机的许鞍华更怪了,连弟弟也觉得她怪——不懂人情世故,人也很迷糊。

04

1975年,经人介绍,许鞍华去到胡金铨导演办公室做了英文助理。

3个月后,爸爸叫她去香港无线电视台工作。

当时很多毕业的女大学生都想着进电视台,许鞍华不喜欢,但还是去了。

在电视台执导时,许鞍华收不住脾气,经常跟人吵架,拍片拍到她每晚都哭,一哭就大发雷霆。

1979年,许鞍华拍了电影处女座《疯劫》,影片故事取材于发生在香港的真实案件“龙虎山凶杀案”。

她自认为这是一部不成功的影片,但是很多同行与影评人认为该片很特别、手法新颖,给人一种独特的气质,风格。

不过,那时在香港电影界,大过许鞍华名气的是她的脾气。

副导演关锦鹏有时不会听她的话,两个人就经常在片场吵架。

还有一次许鞍华在片场大骂副导与录音师。

一气之下她抛下一句“你们自己拍完它吧”就走了,搞得全剧组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虽然第二天她主动鞠躬道歉了,还给工作人员买奶茶、菠萝啤,可一到晚上又开始发脾气。

因为这脾气,许鞍华吃过不少亏。

但最浑浑噩噩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要改行或者做别的事。

电影拍不好她就想找投资,找谁写剧本,想着如果拍好下一部戏她就翻身了。

可是找人给她这样的人投资太难了,所以她说:“每拍一部戏都应该当作是自己最后一部。”

一直到1982年,许鞍华拍了《投奔怒海》。

这部片子获得了第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奖,许鞍华第一次获得最佳导演奖。

1995年,许鞍华拍《女人,四十》。

当年,许鞍华也斩获了第1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当时就有人说,许鞍华比王家卫还红、还好、还有才。

可红是偶然,赚钱也是偶然,事实上,许鞍华是一个“扑街电影”专业户。

05

许鞍华先是个人经济却陷入危机。

行内人都知道,她的经济环境一直不好,她也自认为没有赚钱的才华,不会谈条件。

可能做同样一份工,她能拿四倍的工资,但是她不懂计算,常被人忽悠。

有一段时间她不拍电影,就靠教书和拍广告来维持生计。

因为大家知道,她的文艺电影不卖钱,可许鞍华坚持,九头牛都拉不回头。

实在没办法,她就把

“钱不够用”大喇喇地印在T恤上。

许鞍华不是不知道香港电影市场的现状——商业片是主流,赚钱是王道。

但是一直她坚持自己的选择。

因为许鞍华自己的经历,她把自己当成是这个社会里面飘零的人,她还看见过更多被遗弃的人。

她想救人。

于是,许鞍华选择——“我所有的戏都是指向救赎。”

2012年的电影《桃姐》就是其中之一。

许鞍华拍这个电影,一开始也是到处找不到投资人,最后还是刘德华掏腰包给她资助。

这部影片里,许鞍华说:“我在《桃姐》里面看到了我自己。因为我也老了,已经65岁,单身,开始担心孤独,怕老得太潦倒。”

《桃姐》看哭了不少人。

2014年,许鞍华又拍了《黄金时代》。

许鞍华就是这样一直拍,有时好又是亏,没有个保障,也没有最基本的水准。

连她自己都调侃:“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导演。40年的拍摄生涯,有时就是为了糊口,要赚钱。因为我不懂做其他的事,又没有资格做舞女,于是就继续拍电影。”

06

许鞍华没开玩笑,她一直有外貌焦虑。

年轻时,她就觉得自己的样子很难找到对象。

她妈妈也说:“你不合适结婚。”

到60岁,她还是对自己的外型没信心,整天觉得自己又肥,又长痘痘,很自卑。

60多岁时,她甚至做了几个变好看的决定:找个教练,练出手臂肌肉,把腰练出线条;还要去整容,把鼻子整小一点,整一下眼袋。

谁能想到,这是许鞍华说出来的话。

要知道,前几十年,只有拍电影是她获得自信和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

许鞍华说:“现在已经老了,对很多事情也不害怕了。”

很多人不解,不知道她为什么能拿到这个奖。

更不明白,已经拿到这样奖项的人,为什么会拍出《第一炉香》这样的电影。

一开始,我也很想不通,直到我看到贾樟柯评价许鞍华的一段话:

“我觉得许导不是不考虑市场,问题就是,是不是让每个导演都屈就市场。我觉得不一定,每个人各有天命,许导的才能、才华,她不应该做那些屈从于市场的事情。她应该做坚持自己的事情。”

没错,许鞍华从出生到成长从来都是那个不合群的人。

她有她自己的世界,也因此成为香港唯一一个能和男导演抗争的女导演。

即便她不是部部成功,但也值得“大导演”的名号。

也许,74岁的许鞍华不想再那么不听劝,可惜已经晚了。

当初,许鞍华可是对马思纯说:“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演葛薇龙。”

我不知道年愈70的许鞍华还会不会继续拍下去,只希望如果有下一次,她还能坚持自己。

对不起观众,至少对得起演员。

来源:鲁鲁娱乐

上一篇:杨紫新剧《女心理师》开播!取材真实案例,了,穿白衬衫配鱼尾裙,气质不输超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平顶山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